广东极速十一选五:人事變動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人事變動>正文

萬科版“杜拉拉升職記” 孫嘉調任總部

2016-02-29
-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极速十一选五技巧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www.ndbfan.com.cn     孫嘉的調任可以視作是萬科“對后備人才的培訓及提拔起來使用”的信號,在近幾年高管流失較多的情況下,萬科也急需換上一些新鮮血液。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在萬科上一代管理核心持續淡出之際,曾經被視作打上郁亮時代烙印的“75后”戰投派正一步步逼近這家全國最大房企的權力中心。

  2月26日,有市場消息稱,上海萬科總經理孫嘉將被調至深圳總部,于周一正式任職,雖然該消息并沒有透露孫嘉赴深圳總部就任的具體職位,但據業內猜測,此次赴深,孫嘉多半是升職了。

  接近萬科的消息人士亦向新媒體證實,孫嘉確已調回總部,但上任時間應該不會這么快。有說法稱,孫嘉赴總部任職后,可能將分管后臺和信息化,除了分管重要的業務部門,也許孫嘉仍將兼管上海市場。

  不過,萬科這次人事調整并不限于一隅,在孫嘉調動的消息傳出前,南京萬科總經理付凱已確認將遠赴北京,就任萬科北京區域本部副總經理,徐州萬科總經理耿冰則將調回南京補缺。

  萬科醞釀的這場人事變革看似波瀾不驚,但這樣的調整或多或少已經向外界傳遞了一個信號:這群年齡、教育、履歷相仿的“75后”正在向萬科的核心管理職位靠近。某種程度而言,以孫嘉、劉肖等為代表的萬科“戰投派”漸漸成了萬科郁亮時代的新內閣。

  孫嘉升職記

  萬科寫入孫嘉的履歷表始于2007年,他與萬科的結緣頗有伯樂識馬的意味,當時分管萬科人力資源的解凍在哈佛廣場結識了這位在美深造的中國留學生。

  孫嘉給解凍的第一印象是眼界很寬,思路清晰,說話做事干脆利落,這位“獵頭”也因此萌生了將其招致萬科麾下的念頭。然而,因與麥肯錫有約在身,孫嘉最開始拒絕了。

  不過,在解凍的再三慫恿下,這位哈佛高材生勉強同意前往萬科戰略與投資管理部實習,而經過兩個月的“找感覺”后,孫嘉最終留在萬科戰投部,頭銜為副總經理。2008年,時任萬科戰投部總經理的劉榮先調任寧波萬科,30歲的孫嘉也就此晉升為萬科戰投部第二任總經理。

  僅僅一年后,這位郁亮頗為器重的萬科新生代就被委以重任,調往當時成立僅一年的西安公司。這片幾乎空白的市場給了孫嘉極大的發揮空間,就任三年的出色業績為其2012年“空降”上海萬科做了很好的鋪墊。

  孫嘉的領導才能和操盤能力在上海萬科得到了淋淋盡致地發揮,在接手上海萬科總經理職務之前,2011年萬科上海區域銷售占比24.75%,位列四大銷售 區域第三,算不上突出。到2014年,受益于上海、杭州等城市的業績增長,萬科上海區域以32.1%的銷售占比領跑四大業務區域,超過北京地區 8.34%。

  截止2015年底,上海萬科單城銷售達到了283億元,占據萬科全年銷售的10.82%,創造了全國單城市的銷售紀錄。分析認為,上海萬科的“逆襲”受益于孫嘉的戰略部署,從 2012年空降上海萬科開始,這位少壯派老總便明確向城市配套服務商轉型,其中,打造覆蓋住宅全周期的高端項目是孫嘉給上海萬科開出的第一個“藥方”。

  在2015年上海萬科283億的全年銷售中,“翡翠系”旗下三個高端項目翡翠濱江、翡翠公園和翡翠別墅貢獻了約108億元,僅此單項成績就足以躋身上海總銷榜的前十。

  不過,高端市場的加碼并不是孫嘉給上海萬科帶來的所有。在轉型服務商的過程中,上海萬科除了專注住宅、商辦核心業務,還將觸角延伸至教育、醫養、裝修、公寓四項孵化型業務,這個城市公司也肩負起萬科集團的創新試驗田。

  對于上海萬科的探索,孫嘉曾形象地以大學四年經歷作擬,“大一時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二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三不知道自己知道,大四知道自己知道,現在上海萬科多多少少知道自己知道了。”

  戰投派的職業賽道

  現在,在行業關注目光中,孫嘉回調萬科總部算是情理之中,但也是意料之外。原因則是,萬科一年前曝光的“頭馬計劃”中,最主要的競爭就集中在上海和北京這兩個城市公司。按照萬科的說法,選“頭馬”的目標是在提升利潤和業績的同時,篩選新一代領導班子。

  郁亮給北京和上海公司下達的任務指標是在最短3年,最長5年的期限內,看誰能夠先探索出創新模式,把業績做到500億,先完成500億指標的頭馬即可以進入萬科第三代領導班底的核心位置。

  發生在這場競賽中場的人事調整是否意味著“頭馬計劃”已經提前結束尚不得而知,但至少這樣的調整已經或多或少地隱喻了萬科的變化。

  有市場分析人士向觀點地產新媒體指出,孫嘉的調任可以視作是萬科“對后備人才的培訓及提拔起來使用”的信號,在近幾年高管流失較多的情況下,萬科也急需換上一些新鮮血液。

  “與郁亮差不多年齡的管理層基本上都開始淡出萬科的管理,這應該是為下一代的萬科人打下基礎,老一代不走,新一代上不來。”億翰智庫研究總監張化東分析道。

  事實上,從2010年開始,包括許國鴻、徐洪舸、肖楠、劉愛明、杜晶、袁伯銀、肖莉、毛大慶等在內的這些核心高管都悉數選擇了離開萬科。而與舊將們遠去的背影相交映的是孫嘉、劉肖、沙驥等“戰投派”75后的崛起。

  郁亮接手萬科之后,這家房企的后備軍團即由位于總部的戰略與投資管理部(現已更名為事業發展部)組成。萬科也正是通過這個“戰投大本營”源源不斷向各區域公司輸送人才,上海、北京、成都、杭州這些核心城市多由“戰投派”鎮守。

  不過,在郁亮未來計劃中,“一方諸侯”顯然不會是戰投派成員的最后歸宿,回歸權力中心,挑起萬科的大梁才是這些職業經理人歷練后的使命,孫嘉的回調或許只是一個開始。

  但也有觀點認為,萬科的這次調整或許也是出于管制革新的需要,這個被冠以“沃土計劃”的行動意在突破萬科現在的管制困局,通過集團信息化,實現“阿米巴”式管理,這與孫嘉調職后分管后臺和信息化的傳聞不謀而合。

  不管孫嘉的新頭銜為何,可以肯定的是“戰投派”職業賽道通向的是萬科未來權力的中心,在這場真刀真槍的比拼中,他們之間的“賽馬”仍遠未結束。

(來源:觀點地產網)
在線客服
《Dreaming·志》
在線閱讀
微信掃一掃 微信訂閱
地產要聞
人生修悟
優質職位